品味蘋果:閱男三十年 葉維晉以柔制最強

//品味蘋果:閱男三十年 葉維晉以柔制最強
品味蘋果:閱男三十年 葉維晉以柔制最強2016-12-01T20:06:11+00:00

Project Description

20130804appledaily

 

 

欄目叫「品味蘋果」,訪問葉維晉,着實顛覆。「講紅酒就話,講偉哥,男人好抗拒。」他笑笑口。做了「男士救星」30年,人稱「泌尿科聖手」,他閱男無數,深知一講性功能障礙,由中環西裝友到地盤老粗,雞飛狗走。「男人都係好強。」位至副行政總監,由合併肝臟移植中心,到設定外科手術評分制度,全是燙手山芋。

這個醫管局強人,上年告別做了30年的廣華醫院,第一時間寫下《男人最強》,總結最強男人之苦。「要做最強,其實幾辛苦。」袁國勇?「佢叻到冇朋友」;高永文?「讀書時已係領袖」。昔日港大醫學院三劍俠,今日各有發展。香蕉成熟之後,55歲的葉維晉,退一步,以柔制剛,是為強中之強。

記者:呂麗嬋攝影︰羅君豪、李家皓

 

告別做了30年的廣華醫院,在中環私人執業的葉維晉,除了一身西裝筆挺了,生活無大改變。採訪當天,坐在診症室候診的,是由廣華追隨到底的忠心病人;幫忙打點的,是結婚29年的初戀情人太太。一家六口全家福,放在正中央;周遊列國買下的玉雕陽具擺設,放滿一櫃,他會逐件向記者介紹出處,像個興致勃勃的頑童。

大半世人,只打過一份工;認識的第一個女朋友,拍拖兩年結婚,結婚兩年做爸爸,「喺QE(伊利沙伯醫院)實習時,個社工覺得我好仔,成日同病人傾偈,話要介紹個女仔我識,一拍拖就做埋老婆。」今日的葉維晉,架着金絲眼鏡「肥頭耷耳」,當年卻是醫學界陳豪級數的「筍盤」。物移星換,大女今年27歲,細仔都行年13。

55歲的人生,風平浪靜。他選修的泌尿專科,卻「越走越偏」,他是本港首批專治男性陽痿的西醫。男士救星、不舉聖手,一個個充滿「江湖味」的寶號,不脛而走。「可能因為我鍾意講嘢,又唔怕醜啩。」感情生活美滿,小小診症室,讓他遇上的,卻盡是情感交戰:自覺「小弟弟」不如人的憂鬱少男、年輕太太走佬自我價值崩潰的後中年,人人一殼眼淚。

 

香港人開放又保守

「最初冇話專治陽痿,20年前,有事只會搵偏方醫,好少正視。」公立醫院門診人人做到爆廠,出名「長氣」的他,卻花時間同病人「談心」,「好多年前,有次同個男病人傾偈,佢60幾歲,因為排尿唔暢順嚟睇,講講吓突然喊晒,話發現太太登報搵男伴,好傷心。」由排尿講到食住家飯,又由食住家飯講到太太徵婚、忘年戀危危乎,一傾大半小時。換上今日,外面打蛇餅的病人,怕且投訴去了,當年卻引為佳話,覺得這個長氣醫生不太冷。

「嗰個年代,若有男病人去睇西醫,話自己性功能不濟,醫生一般唔會點理,因為『唔得』唔會立即死人。」葉維晉扮了個鬼臉。九十年代初,專治不舉的新藥物和打針療法開始出現,當年的「偉哥」,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粒報稱「效力宏大」的藍色藥丸,有些人奉為「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有些人訕笑佯裝不屑一顧。歸根究柢,只因沒有勇氣正視問題。

「香港好兩極,好開放又好保守,做性功能障礙病人研究,要招募接受治療嘅病人收集數據,比如亞洲區,每個國家或地區要選一百人追蹤研究,但試過好多次,都係香港人跑第尾,湊唔夠數。」香港最多鍵盤戰士,藏在鍵盤後面,談情說性口若懸河,要「拋頭露面」,卻是另一回事。「性問題,好多人仍然會收收埋埋,搞到好多誤解,啼笑皆非。」

遇到的故事千奇百怪,有小男生誤信網聞,以為「一生人只可做三千次」;也有患上更衣室症候群的自卑男,勞煩他要一臉認真解釋居高臨下「觀鳥」,與水平線直望可能出現的視差,以釋疑慮!96年,時任廣華醫院外科部門主管的他,力促成立首間男士健康診所;在醫療講座上又以青瓜及香蕉,妙喻男士性功能,成為一時話題。

「你走得咁前,唔怕俾人笑係黃綠醫生咩?」記者不禁問,葉維晉聞言大笑:「所以話男人都係好強,越艱難,越要做。有啲嘢,個個做冇意思;有需要但個個唔做,又會好大件事。」仍是一貫謙遜溫文,卻自有股「我不入地獄誰入」的霸氣!

事實上,去年離開醫管局時,位至副行政總監,將原有的兩個肝臟移植登記名冊合而為一,到03年推行手術同意書計劃,設立外科手術評分制度,將外科訓練納入正軌,全是吃力不討好的燙手山芋。「兩樣嘢,都係高永文叫我幫手。合併名冊壓力最大,嗰時佢(高永文)仲喺醫管局,打嚟叫我幫手,話你抵得諗接咗去啦,兩邊(中大及港大)你都有啲偈傾,統一輪候冊,資源集中啲,對病人肯定有好處」。

高永文是葉維晉醫學院的同班同學,思前想後,他決定背起千斤擔,救火去。「大家未坐低開會,我先逐個教授拜訪,了解佢哋嘅感受同諗法。」統一輪候冊涉權力、資源再分配,權充溝通橋樑,難免如履薄冰,「兩邊教授都係認識多年嘅朋友,但我嘅宗旨係解決件事,只要態度誠懇,分歧幾大都好,我唔信冇得傾。」

教授們早上8點巡房,家住九龍塘的他,晨早變身小記者,7點就去等,「一般都可以傾半個鐘,有時唔得閒,午飯時間再傾。人哋見你咁有誠意,都唔好意思推。」不少是昔日校友同門,換轉別人,大家「咁高咁大」,何需屈就?論資歷絕不遜教授級的葉維晉,當年卻以委員會主席身份,禮賢下士,遊走兩間龍頭醫院,主動四出叩門摸底。一場大風波,最終奇蹟軟着陸,在中大及港大分別都有教職的葉維晉,功不可沒。

自此,在男士救星以外,他又多了一個「醫學界談判專家」的外號!「每個人都有佢嘅強項,我嘅強項係同人溝通!」無怪這些年,他試過破天荒開班授徒教醫生與病人相處之道;外科部門試過有醫生聯署集體倒主管,他又空降署理職位排難解紛,儼如魯仲連!「由細到大,我都係做呢類角色,醫學院班舊同學見面話當年,都話三歲定八十」。不顯眼卻務實可靠,「筍盤」,豈是浪得虛名。

 

退下來重回診症室

事實上,他的大學死黨個個猛人,除了高永文,還包括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袁國勇讀書時已似十足科學家,唔使讀書成績一樣好。我最記得,嗰時教授好惡,問書唔識會趕人走,我哋全部推佢出去答,唔單止冇俾教授鬧,仲讚我哋:?家啲新人原來幾好,我哋個個喺隔籬偷笑。」76年齊齊入港大,相識37載,識於微時,昔日三劍俠,今日仔大女大,仍不時見面。

「我同袁國勇大家嗰姓氏都係『Y』字頭,所以讀醫五年,基本上都同組,做乜都拍住上。好處係有佢特別心安,唔好處係因為佢太叻,一直喺佢陰影下長大。」說起流金歲月,他大笑起來。因着袁國勇,他又與高永文熟稔,「佢哋係皇仁仔,喺中學已好熟,高永文當年係班代表,由文娛活動到學術活動,都由佢一手包辦;啲同學對分組做功課安排有咩意見,就推佢出頭」。

當年,考入醫學院的都是尖子,喇沙畢業的葉維晉,中學年年考第一,直言考入大學之後,才明白天外有天,「每個人都有唔同角色,我肯定唔係最聰明嗰個,但勝在抵得諗,交project,一班同學去華富邨做民調,分工合作搜集咗大堆資料,到最後一定由我寫報告、做歸納。」這種抵得諗精神,現在近乎失傳。由醫學院到醫管局,讓他忙得不可開交,卻也為他贏盡讚譽。

臨離開醫管局,他為廣華醫院十億重建大計掌舵,繼續發揮魯仲連特質,「擴建,一定要落區諮詢區議會,由去到被人指住嚟鬧,到落實通過十年重建計劃,我覺得真係要退落嚟休息吓。雖然有人話,你醫好一個人就只有一個人好;你做好個行政架構,就有好多人可以受惠……但我覺得,係時候做啲自己鍾意嘅嘢」。55歲,抵得諗的葉維晉,終於想到自己。

重回診症室面向病人,他在醫管局教前線醫生的「十大令病人感安慰的說話」,終於可以「學以致用」,這些,都是久違了的快樂。「喺公立醫院30年,見盡千奇百怪嘅個案,一早想出本書,只係冇時間寫。」遇過寧願賭命食壯陽藥也不願求診的失婚男;也遇過突然「唔得」的猛男,只因患有心臟病卻不自知。說着說着,有病人來了,他一叠聲道歉,又衝出去看症,留下記者與前來探班的太太閒話家常。

「?家時間自由啲,起碼可以準時返屋企食飯。」當年的醫學界陳豪,肥了、頭髮稀疏了,老早走了樣,但望着丈夫背影的葉太,仍一面崇拜。以柔制剛,可以好強,信不信由你。

 

來源:蘋果日報 2013年8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