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也發夢

85折
  • 鹹魚也發夢 封面

鹹魚也發夢

$78.0 $66.3

書  名: 鹹魚也發夢──由發達、破產到夢想成真

作  者: 陳杰博士 航空公司總經理

規  格: 192頁

出版日期: 2014年11月

定  價: HK$78.00

圖書分類: 心靈勵志, 傳奇, 流行讀物

國際書號: 978-988-15058-3-5

貨號: 9789881505835 分類: , , 標籤: ,

Product Description

「人如果無夢想,同鹹魚有甚麼分別?」
但原來鹹魚也可以發夢。

陳杰是航空公司總經理,一生傳奇。兒時被舅舅和老師「睇死」,後來發奮,但自忖難以考上大學,於是遠赴台灣半工讀,返港後工作一帆風順,廿多歲拿着四萬元創業,首半年的營業額已近三千萬元,意氣風發。

後來卻又經歷了山窮水盡的境況,最終破產,到了38歲高齡,回頭去追逐兒時夢想,神蹟般加入了航空公司,以零經驗,七年內晉升為總經理。

書的第二部分,收錄了他寫給兒子的信,傳授成功與失敗的人生經驗。

 

推薦:
「原以為會是本歌功頌德的成功範本,豈料讀來令人眼眶一紅。平淡的文字鋪陳出一生起落,字字血淚;後續的家書更是字字珠璣,不但是給兒子的勉勵,更值得時下年輕朋友們捧讀。」
──亨達集團名譽主席鄧予立

 

「如果陳杰能以38歲的高齡去追夢,那麼年輕的朋友又為甚麼要氣餒和沮喪呢?」
──前港聯航空行政總裁謝天賜

 

「我竟然邊閱讀邊眨眼,想要掩飾不斷湧向眼簾的淚水……」
──台中靜宜大學吳政和教授

 

「陳杰的經歷,值得成為每位年輕人的生命教練。」
──行政會議及立法會議員李慧琼

 

「原來成功背後,有着很多精彩的故事和經歷,他願意將其故事公開,與讀者分享,勇氣值得敬佩。」
──香港新移民服務協會總幹事、基督教儷人會會長胡林鳳娟牧師

 

「我深信很多父母和年輕人都會在這些信中找到共鳴、與孩子一起成長的智慧,讓孩子能更健康地創出他們的明天!」
──基督教敬拜會創會長老胡平凡博士

 

「完全呈現『男人肯悔改,家人脫苦海』的景況!更美麗的,是他的改變並沒有失去他對事業和家庭的夢想。」
──基督教敬拜會(荃灣區)長老凌建人

 

陳杰(William),哲學(工商管理)博士,現任香港航空國際事務總經理,熱愛寫作,兼任不同媒體的專欄作家。有中、港、台生活和學習的經歷,被朋友笑稱為華裔港籍台胞。

他年幼時頑劣,成績差勁,曾被視為無得救;大學畢業四年後,自行創業,首半年營業額已高達3,000萬元,過着「魚翅撈飯」的日子;惜好景不常,兼逢亞洲金融風暴,令他陷入財困,掙扎多年,最終破產。

自小是個飛機癡的陳杰,在窮到靠親戚送飯的當兒,竟與少年時的夢想重逢,雖然毫無相關經驗,但憑着一股非凡的熱誠,以38歲「高齡」,獲聘為航空公司的經理。同期尋獲信仰,靠着上帝的恩典和個人不懈的努力,由經理升至副總經理,再晉升為總經理,一幹便是10年,現在仍然繼續發夢。

由童年時的頑劣、成績差、被人看扁,到今天成為一位哲學博士;由破產到實現夢想,陳杰沿路有愛,不離不棄的母親,無怨無悔的妻子,讓他的夢想得以高飛。

 

序一:鄧予立主席

序二:謝天賜總裁

序三:吳政和教授

序四:李慧琼議員

序五:胡林鳳娟牧師

序六:胡平凡博士

序七:凌建人長老

自序

 

頑童發憤篇
冒險家族
逃學打架
母愛至深
啟蒙老師
赴台升學
自給自足

 

飛黃騰達篇
首份工作
升職加薪
名人挖角
目中無人
囂張創業

 

窮途潦倒篇
婚禮遺憾
生意沒落
禍不單行
大仔出生
敗走迪拜
天降橫禍
移居星洲

 

夢想成真篇
返港打工
遇上伯樂
驚悉破產
大幅加薪
被神感動
疏忽闖禍
升總經理
重獲信用

 

給安仔的信
  1. 理想、夢想、幻想
  2. 一份無人能褫奪的財富
  3. 使命感──追求卓越的原動力
  4. 毅力與體力
  5. 「做完了」還是「做好了」
  6. 眼高手低症
  7. 名次與分數,由它去吧!
  8. 縮短距離,理想達到
  9. 多留五分鐘餘地給自己
  10. 戒除陋習,今天開始
  11. 時間錯配,事倍功半
  12. 真正的一氣呵成
  13. 洗碗──管理學入門篇
  14. 從廚藝學本領
  15. 以禮待人,成功之道
  16. 得理要饒人
  17. 理財之「想要」和「需要」
  18. 減肥中的領受(一)
  19. 減肥中的領受(二)
  20. 搬家的領受
  21. 新年大計
  22. 家──可靠的避風港
  23. 人生說明書
  24. 良朋知己,影響一生
  25. 差旅隨思錄
  26. 父子情、爺孫情

 


[試讀揭頁本,請按此處]

 

頑童發憤篇

一、冒險家族

也許我的遺傳基因已經決定了自己是一個冒險家。祖輩當年為了改善生活而離開廣東,到南洋一帶討生活,從一無所有的過客,慢慢成為當地的富裕人家。50年代南洋大規模排華,爺爺和外公不得不把部分子女送回內地,一方面為了避開政治動亂,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的後裔能在新中國的建設上有份,我就是在這樣的大時代,出生在中國的上海市。

60至70年代,內地接二連三出現政治鬥爭運動,父母為了我的未來,決定離開,家族又一次經歷遷徙。

來到香港,與大部分新移民一樣,一切都要從新開始。父親在內地所學的專業,在港未能學以致用,只能在工廠做工人,母親很年輕就患了高血壓,不宜外出工作,只能在家裏幫人家照顧小孩,幫補家計。

我自小就不喜歡媽媽幫人家帶小孩,更抗拒讓同學知道家裏要這樣賺取收入,從那時開始,我就告訴自己,長大後要讓媽媽過好日子。不過,年紀小小的我,想過就算,沒有任何行動來配合這個想法。

我六歲來港後,就讀一所位於觀塘的幼稚園,插班讀低班下學期,由於很快適應,新學年直接跳讀高班,沒有讀中班,所以七歲便升上小一,但仍比一般孩子晚了一年。

該幼稚園是一所基督教學校,離家裏不足三分鐘步程。我的年齡比同班同學大,塊頭也較大,所以一直被安排坐在最後一排。保留至今的成績表,有老師對我的八字評語:「活潑好學,惜多言動」,也許當時的我又多口又坐不定吧。幼兒往事,已經印象模糊,唯一記得的,是當年坐在隔壁的 「好兄弟」。這位同學長得有點缺陷,是個兔唇小孩,喜歡與他聊天的同學不多;而我入學之初,因粵語不靈光,在學校也沒幾個玩伴,因此與這位同學特別投契,一直把他視作「好兄弟」,直至畢業禮的那天,我才驚訝地發現這位「兄弟」是穿裙子的。

 

二、逃學打架

小學生活,在我而言是痛苦的回憶。我一共念過三所小學,第一所是叫花地瑪的天主教小學,不知甚麼原因,學校在我二年級下學期時倒閉了,母親倉促地為我轉到區內另一所小學,可是她認為該校的校風和教學水準欠佳,於是在四年級時把我送到家附近最好的小學,希望讓我有一個良好的基礎教育。

新學校的老師,教學要求非常嚴格,功課多不勝數,默書、測驗、考試排山倒海,由於之前不斷轉校,加上先前兩所小學的程度與新學校有一段距離,於是原已追不上的我,成績每況愈下,更加無心向學,每天上學的唯一樂趣就是打架和打球。

那時我是師長心目中的壞學生,有次在梯間聽到數學老師和英文老師的對話,說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壞學生,將來不會有前途,日後凖是個黑社會分子。當時我心裏有一刹那感覺羞恥,但既然沒有辦法改變現狀,倒不如繼續享受不用功的樂趣,於是假裝沒有聽見,沒有因為這一番話而發憤讀書,而是繼續逃避做功課和考試。

有一次中文默書不及格,老師罰我把課文抄十遍,第二天我沒有交,被老師打了十下手心,老師還說:「回去抄一百次,如果明天還是欠交,就先打手心一百次,另外再把課文抄一千遍。」這可不得了,「打十下已經痛不欲生,打一百下豈非要我的命?」我當時根本沒考慮過要抄課文一百遍,於是第二天開始逃學了。

我一連曠課三天,剛好連接着聖誕長假期,原以為長假後老師會忘記我逃學的事,怎料在第三天,校長親自給家裏打電話。

當天我回家後,皮肉之苦是難免的,我自知「罪行」嚴重,也沒閃躲,只希望媽媽快一點疲累而停手。這是媽媽唯一一次含淚打我。她邊打邊說:「別以為你是家裏的獨生子我就捨不得打你,與其將來你做壞人,還不如現在把你打死。」儘管被打得死去活來,但晚上睡覺時,我依稀感覺到媽媽含着淚水地把藥油塗在我的傷口上。

那一年的聖誕假期,我被關在家裏「反省錯誤」。媽媽與我一起,把欠中文老師的一百遍罰抄給完成,但奇怪的是,老師在開學後沒有再提起罰抄的事。

「反省」過後,欠交功課仍是例行公事,冒充父母簽名、塗改測驗成績等,屢見不鮮。五年級唯一的突破要算是英文成績,媽媽找來了一位畢業於北京大學的補習老師給我補課,這位陳老師是我的英文啟蒙老師,建立了我讀英文的信心。

無奈愛打架的個性,令我不受師長歡迎。小學的操行成績分優、良、常、可、劣五等,取得「可」等或以下成績的同學,要被勒令退學。我五年級的班主任,是位口硬心軟的老師,為了不讓我輟學,把我的操行成績調高至「可+」,符合了繼續升讀小六的最低資格。

 

[試讀揭頁本,請按此處]

 

您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