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 社會議題, 香港文學/獨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 獨立之精神 封面

獨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88.0

書  名: 獨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作  者: 李怡

頁  數: 232頁

出版日期: 2016年12月初版

定  價: HK$88 / NT$390

國際書號: 978-988-15058-8-0

 

貨號: 9789881505880 分類: , , 標籤:

Product Description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上帝。如果你自己都放棄自己了,還有誰會救你?每個人都在忙,有的忙着生,有的忙着死。忙着追名逐利的你,忙着柴米油鹽的你,停下來想一下:你的大腦,是不是已經被體制化了?你要放棄還是要抗爭到底?

如果人民沒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那麼這個國家等於沒有靈魂。

如果伴隨經濟發展的,不是自由、法治、人權的進步,那絕不會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國家。

香港的出路在哪裏?在於力阻殖民地時代的法治和自由被肢解,在強權壓境下不要被奴隸思想俘虜,不要把香港的沉淪當作沒事發生。

可以做點甚麼?可以爭取到甚麼改變?也許真是難看到實質的進展。然而,即使如此,仍須銘記陳寅恪所說:「獨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須爭的,且須以生死力爭」。

本書是作者近三年出版的第三本政論選集。貫穿所有論說,觸及所有命題,都離不開本書書名的宣示。

李 怡

一九三六年生,一九五六年開始寫作及編輯生涯,任《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總編輯二十八年。六十年來不間斷地在報刊寫小品文和政論,編輯和寫作均秉持忠於自己、質疑權貴、就事論事、不怕獨持異見的原則。至今仍在香港電台主持《一分鐘閱讀》節目及在《蘋果日報》寫「世道人生」專欄。自三十多年前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以來,作者即關注及評論香港各個時期的政治嬗變和社會思潮,二○一三年出版《香港思潮》,受廣泛關注。

近年作品有《細味人生100篇》、《一個人是一生行為總和》、《傾聽內心深處的吶喊》、《最壞的時代,最好的時代》、《世說短語300篇》、《世道人生之八十自述》等暢銷書。

 

李怡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序言:陳寅恪的宣示歷久猶新

 

後雨傘時代

為了文明的香港不致凋零保持人性是值得的

港大退聯引發的思考

六四應承傳○三年保香港的主題

後雨傘時代的香港六四

雨傘一年:壞消息與好消息

 

微權力的興起

奧斯卡頒獎禮意外地成為香港之夜李光耀政治的核心價值是獨立自主

從事文化或政治事業需要新思維

你會習慣並成為高牆下的體制嗎?

香港徘徊在兩個世界之間

千禧世代主導和微權力興盛

 

價值觀的徬徨與抉擇

從世界趨勢看香港困境年輕人保守等於敲響城市的喪鐘

欠缺內外勢力的「港獨」

年輕人須反叛才有出息

沉淪中的「向下兼容自慰法」

香港的獨特歷史和命運

守住良好傳統才是人心的大勢

去殖民化等同去中國化

「不寒而慄」的豈止是李嘉誠

香港司法獨立保衞戰

抵禦「中國式病毒」的最前線

 

袋一世變笑一世

「水治」的法治還是「刀制」的法制港人治港無民主不如京人治港

梁特道出了政改真意圖

香港人沒有健忘的本錢

高官落區推高否決政改民意

階級鬥爭推政改,票債票償新戰場

袋一世變笑一世的深層意義

香港伊凡們的卑微人格

建制派群組的荒誕劇

序幕雖結束,抗爭又開始

奴隸心態是不再相信自己

民主派整合芻議

民主轉型中的黃毓民現象

 

知識階層的沉淪

摧毀精英管治的搖籃捍衞香港的自由和自主

香港知識人的困境

義在信之上,港人以馮敬恩為傲

評李天命的實利哲學

須忍受為公義而使用的邪惡手段

恃勢壓理,知識階層的沉淪

在趨炎附勢時代的抗爭

 

梁澤東的政治生命

梁振英沒有批評《學苑》的言論自由家暴,暴力崇拜和依法施暴

第六病室的內與外

梁振英顧全大陸求自保

梁澤東「幾時死」是真命題

法治精神和香港面臨的危機

 

走過暗黃的屍布

聖誕假期讀到的兩個中國故事戴孝的帆船,緩緩走過暗黃的屍布

暴力恫嚇只會嚇走人心

天津大爆炸,梁振英與有榮焉

我們所有的不幸,只有這麼兩個

「抗戰勝利暨反法西斯七十周年」釋義

尊重歷史才會有真正歷史意義

台灣大選標誌大中華主義崩解

一國再無兩制,九二也無共識

謠傳是對專制政權的懲罰

[試讀揭頁本,請按此處]

 

序言:陳寅恪的宣示歷久猶新

寫此序言時,正值中共人大就一樁正在香港高等法院進行司法覆核的案件,宣稱要作未審先釋法的二○一六年十一月四日。我在這天正好發表了一篇題為《被蹂躪的法治》的文章,文末慨嘆:「香港人怎麼可以好像沒事發生一樣呢?」有網民在文後留言表示「悲哀」,也有人表示:即使不當沒事發生,我們又能夠做甚麼呢?

於是,我想起一年多前寫的一篇文章《「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呼喚》。並以此文的大部份,作為本書的序言。
* * *
在江西省廬山,有一個由多枚大小不等礫石堆成的墓碑,一塊直立的石上刻着「陳寅恪唐篔夫婦永眠於此」,旁邊一塊寬闊的石上刻着「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後學湘人黃永玉敬書壬午春月」,是黃永玉的書法。

國學大師陳寅恪晚年,遭遇文革浩劫,慘受批鬥,工資停發,存款凍結,他所住的廣州中山大學寓所被大字報覆蓋。一九六九年十月逝世,臨終前,他的眼角不斷流淚,沒有留下隻言片語。夫人唐篔於其後一個月相隨而去。

廬山的陳寅恪墓,是經黃永玉多番奔走努力,才在二○○三年將他的骨灰從廣州移葬到陳的故鄉江西的。在僻靜的山坡上由亂石堆成,似隱喻他一生堅持「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坎坷。

「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陳寅恪在一九二九年,撰寫在傑出學者王國維墓碑上的文字,陳寅恪其後認為這是最能代表他治學思想之作。

碑文曰:「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於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俗諦」是佛經中指世俗變幻的法則,有別於穩固之「真諦」。而「三光」,則是指日月星。

一九五三年,陳寅恪一位學生,奉中央之命到廣州,擬聘陳寅恪北上出任中科院中古研究所所長,陳修書婉辭,並解釋當年寫王國維碑文,是認為必須脫掉「俗諦之桎梏」,「真理才能發揮,沒有自由思想,沒有獨立精神,即不能發揚真理,即不能研究學術。學說有無錯誤,這是可以商量的……獨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須爭的,且須以生死力爭……一切都是小事,唯此是大事。」因此,若要他當研究所所長,他的條件就是「不宗奉馬列主義,並不學習政治。」他指的「俗諦」顯然是馬列主義和變幻不定的政治教條。他認為他提出的條件,中共當然難接受。因此還是讓他留在廣州安靜治學吧。豈料文革風雲起,也安靜不下來了。最終在文革期間被折磨而死,畢其一生,為獨立自由獻身。

我們每一個人,除了嬰兒期要依附成年人之外,從有思想意識開始,即使在仍須依賴父母生活的少年兒童時期,都是一個獨立的個人。獨立的精神,是指排除依附依從意識的精神。這本是作為一個人的基本要求。但由於社會體制、環境和意識形態的主宰,尤其是經歷二千多年專制主義統治的中國,更是在精神上擺脫不掉依附的觀念。獨立,independent;他的反義詞不是統一,而是依附,dependent。因此魯迅說,中國人離不開兩個時代,一是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一是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

自由的思想,本來也是作為一個人的起碼要求,思想怎麼可以不是屬於自己的呢?但所有的專制政權,都要控制人民的思想,文明一點的是用一些「俗諦」的教條束縛;粗暴一點的,就用暴力要全民統一思想,最極化是全國學習毛澤東思想的時代,幾億人都要以毛澤東思想主導行為,不能有自己的思想。

陳寅恪一九二九年就提倡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並說「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但經過八十多年,中國的專權政治比帝制時代軍閥時代更極端,中國人不但沒有擺脫依附心態,反而比陳寅恪寫此碑文的時候更倒退。依附的精神更深,思想一律言論一律更發展至極。

社會是提倡個人的獨立精神,還是瀰漫着依附精神;是充盈着自由思想,還是被言論一律、思想一律主導,是檢驗社會文明進步的標準。
* * *
中國的前途在哪裏?不在於經濟的發展,國力的強盛,那只是一個國家的肌肉。如果人民沒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那麼這個國家等於沒有靈魂。如果伴隨經濟發展的,不是自由、法治、人權的進步,那絕不會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國家。香港的出路在哪裏?在於力阻殖民地時代的法治和自由被肢解,在強權壓境下不要被奴隸思想俘虜,不要把香港的沉淪當作沒事發生。

可以做點甚麼?可以爭取到甚麼改變?也許真是難看到實質的進展。就像陳寅恪最終也是慘死一樣。然而,即使如此,如陳寅恪所言:「獨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須爭的,且須以生死力爭」。

這是我近三年出版的第三本政論選集。儘管一些議題已成昨日事,但因為貫穿所有論說,觸及所有命題,都離不開本書書名所引述的八十多年前陳寅恪的宣示,而這宣示不僅在中國大陸已成絕響,即使在香港也越行越遠矣。然而在我思想意識中,仍然至關緊要。

這是從二○一四年末到二○一六年初的政論結集,寫這些文章都很用心,對自己是一個紀念,對讀友,則希望得到認同。

是為序。

 

後雨傘時代
為了文明的香港不致凋零

雨傘運動告一段落,潛伏多時的梁振英十分得意頻頻見記者,曾偉雄也九分得意地開記者會。梁特告訴市民甚麼叫「法治民主」,又說佔領街道者所追求的是「非法民主」,卻不提他曾叫市民對那個不完美的「民主」袋住先了。曾偉雄說佔領以暴力開始而以和平結束,也不提開始的暴力是催淚彈暴力了。

有人傳出在催淚彈催生了佔領運動後,政府內部提出一個策略,叫做「養怨」,意思是由佔領街道而帶來的對市民的不便,而「養」出市民越來越大的「怨氣」,當佔領者得不到市民支持,佔領的人數就會減少,清場就順理成章也。「養怨」策略是梁特還是北京提出來,就不得而知了。

佔領運動曠日持久確現疲態。政府又搞一輪沒需要的民事訴訟,把法院擺上枱。民調顯示支持佔領的比率下降,運動的帶頭者或自首或絕食,恐怕也有點要為退場找理由的意思。

不過,市民支持佔領的人數下降,是否等於被「養」出「怨」來呢?且看清場後對街道市民的訪問。有市民說,很高興交通順暢後上下班時間減少了,但他們沒有直接抱怨佔領。甚至有市民說,佔領當然帶來不便,但佩服佔領者的勇氣和精神。筆者一位朋友說,她有個親戚從支持九二八佔領後來轉為反對,不是因為霸路對他有任何影響,而是他對於佔領抗爭師老無功又提不出新招感到氣憤。

市民對抗爭運動的怨氣真是不大,說「養怨」策略成功恐怕是中共港共的自我感覺。與世界上歷來的社會運動相比,香港人對佔領運動的反感其實很輕微。記憶中社會運動最引起民眾反感的,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

一八九六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作出判決,確立對黑人採行「隔離但平等」措施的合法性。一九五五年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黑人市民以全面罷乘來反對公車上的黑白隔離措施,一九六三年華盛頓聚集二十五萬名群眾反種族隔離,馬丁.路德.金發表演說《我有一個夢》把民權運動帶上高峯。同年,甘迺迪總統把百年來規模最龐大的民權法案送進了國會。他私下對友人說:「這真的會毀了我,讓我輸掉連任機會。」但他想不到最後連命都送掉。當然,至今他的遇刺原因未明。但從馬丁.路德.金和另一位黑人領袖Malcolm X先後遇刺,以及一九六四年美國總統選舉中原來支持民主黨的南方白人轉向支持共和黨,可見為黑人爭取平等權利,並不為當時美國多數人接受,甚至進入中產的黑人也反對。多數黑人由於出身貧窮,教育水平和就業率低,因而犯罪率高。白人不願意與黑人在一個游泳池游水,不願意在公車與黑人同坐,是普遍而被認為正常現象。何況黑人運動中還有主張使用武力作為正當防衞權利的黑豹黨。

對的事,符合公義的事,雖千萬人吾往矣。這是古訓,也是像甘迺迪這樣的政治家所堅持的。如果因民意逆轉而放棄堅持,那不是政治人物而只是政客,抗爭者也不是具獨立人格的市民。

一位前高級公務員,不時發些短訊給朋友,特別是建制派。昨天她發出的訊息是:

(小測試)不久前一位明報校園小記者在旺角遭警方粗暴對待,事後他說不追究了,因擔心秋後算賬。

閱此新聞,你的想法如何?請從下選一。
1. 不平事怎可容忍,應該追究到底。
2. 根本不知道有沒有秋後算賬,不過安全為上不追究也好,畢竟是小朋友嘛。
3. 當然不要追究啦,小朋友出了事怎麼辦?
選1,表示你充滿正義感。選2,表示你對小朋友有體諒之心。選3,表示你十分在意小朋友的幸福。
不論選1、2或3,你都是個好人。(若是惡人則另有選擇,例如:絕食的學生為甚麼不乾脆自焚?)

其實,以上不是測試你,而是測試你的所在地。先進社會的人多選1,危危乎社會的人多選2,專制社會的人多選3。

爭取真普選眾多原因之一是保障香港人可安心選1,而不是越來越多人選3。

有很多漠視真普選的說法,例如以前現在都沒有,以後沒有又何干。這類說法似是而非,可惜不少人不經大腦照單全收。

某些示威方式或惹你討厭。爭取真普選運動可能沒結果。但到某年某月,當漠視真普選者意識到生活的地方除了對上述問題「選3」之外已不能作其他選擇,回望過去,要是今天有更多人發聲,結果可能扭轉。

在佔領運動退場後仍不斷發上述這種短訊的,是一個普通人。以個人力量,在力所能及的範圍,盡心盡力,為了文明的香港不致凋零。爭取真普選的道路漫長崎嶇,但有這樣的無怨無悔爭普選的市民,港共政權「養怨」是養不起來的。京官張榮順要港人對「一國兩制」的假義來一次啟蒙,這不是要文明的香港人「返祖」嗎?

二○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試讀揭頁本,請按此處]

您可能也喜歡…